香港二肖中特网|高级二肖中特

“交流體”的多元文化融合建筑藝術2018-08-17 11:04:04

????隨著海外貿易的逐步繁榮,大量外來移民在泉州匯聚,伊本·白圖泰在游記中提到泉州“穆斯林單住一城”。泉州外國人中,以阿拉伯、波斯等西亞人最為眾多,其次為印度人、東南亞人、歐洲人、中亞人,另有少量東北亞人。這些外來移民帶來不同宗教信仰的寺廟,漸次將其故土的家庭組織、經濟生活、建筑文化技術、語言及文化、風俗習慣等帶到泉州社會中,與泉州原有地域文化及社會結構的雙向涵化,形成杰出的多元文化特色。在此次申報的遺產,多元建筑文化特色特別突顯。

????一、遺產點中呈現的多元建筑文化元素

????開元寺內閩南傳統建筑的構件、裝飾中融合了豐富的佛教、古印度教文化特征,生動地體現了在10-14世紀的刺桐港中外宗教與文化、建筑與藝術的交融和共存。

????開元寺大雄寶殿月臺須彌座、后檐石柱均為印度教建筑構件,殿內斗栱為鳥身人首的迦陵頻伽形象,建筑風格融匯中國飛天、印度迦陵頻伽和歐洲天使的造型藝術,為中國木構建筑罕見。

????【開元寺月臺印度教須彌座】以獅身人面的卡馬德魯像與獅子像相間

????開元寺月臺須彌座束腰的74方卡馬德魯雕像

????馬度來的米納克希神廟的卡馬德魯

????開元寺大殿后檐印度教石柱

????南印度印度教寺石柱

????天后宮印度教石柱

????開元寺大雄寶殿內的飛天樂伎,融合了中國飛天、印度迦陵頻伽和歐洲天使的造型藝術

????開元寺的鎮國塔、仁壽塔是中國最大仿木樓閣式結構石塔,塔上有印度佛教浮雕

????伊斯蘭圣墓局部體現出中國傳統與伊斯蘭建筑風格的融合。

????中國泉州傳統亭、廊石構建筑結合伊斯蘭火焰拱券與東方蓮花瓣的伊斯蘭教圣墓墓蓋石

????清凈寺大門雖屬阿拉伯式樣,但其門下梁頭雕刻使用云紋與卷草樣式,屬中國式。清凈寺大門內穹窿頂的設計和圖案,與宋代營造法式中藻井及象征“永壽”的龜背圖案相似。

????清凈寺門樓穹頂

????中國傳統吉祥圖案龜背

????佛光寺穹頂

????斗八藻井

????清凈寺門樓上卷草紋裝飾與六勝塔、開元寺的雀替風格相同

????德濟門基礎下發現有10余方宋元時期的伊斯蘭教、景教、印度教等石質構件。

????二、伊斯蘭教、基督教石刻構件蘊含的多種文化元素

????1.共同采用的元素:壺門、云紋等

????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墓碑石共同采用的元素

????這些遺留在泉州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墓碑石刻均帶有十分濃厚的中國元素。(一)從墓碑型制來看,伊斯蘭教與基督教都采用壺門型制,這是融合佛教元素的體現,這種壺門具有吉祥的寓意,也象征著天。(二)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廣泛運用云紋裝飾,云紋是中國傳統元素,由道教的云氣發展而來。(三)伊斯蘭教與基督教一樣,還廣泛采用相似的蓮花紋、植物云紋等中國傳統元素。

????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在中國元素的運用上,不僅圖案相似,連雕刻手法也如出一轍。

????2.景教的中國色彩更濃烈

????景教石刻

????泉州基督教石刻尤其是景教石刻采用更多的中國元素裝飾,除了蓮花、云紋,還有華蓋、幡幢等,基督教所采用的這些元素,都有吉祥的寓意,也有象征著天界。

????3.天使的多元融合

????基督教石刻

????四翼形象是波斯-亞述文化中的常見形象,泉州景教四翼天使最有可能來源于波斯亞述文化。泉州景教天使石刻上也可發現拜占庭文化的痕跡。陳列在海外交通史博物館的景教石刻,有不少天使的頭冠上立著十字架,這種十字架冠是拜占庭王冠的流行式樣。公元330年,信仰基督教的羅馬皇帝君士坦丁遷都拜占庭后,在實現皇權與教權平衡的同時,努力使皇權凌駕于一切權力之上。拜占庭皇帝總是把自己描繪成由基督親自加冕,是上帝在人間的使者。拜占庭皇冠兀立著十字架,暗示了皇權與教權的關系,皇帝是上帝的使者。泉州景教天使的十字架冠應該與拜占庭文化有聯系。

????泉州景教天使借用了佛教元素,使用了飄帶,飛翔的姿態也如佛教飛天一樣輕盈優美。有的景教天使頭戴山形冠,這是佛冠的一種流行樣式,天使面部均豐滿如月,神態莊嚴,頸飾瓔珞,身后飄帶飛揚如流,或趺坐、或飛翔,處處洋溢著濃郁的佛教氣息。

????就泉州景教天使的服飾而言,也呈現了多元融合的絢麗色彩。泉州學者吳幼雄則在《泉州宗教石刻》概括了,這種服飾或是帶有濃厚的波斯僧人衣冠的樣式,或是波斯薩珊王朝時代的僧人服裝,或是受馬其頓亞歷山大以后希臘文化的影響,或是中國式的僧侶服裝受到濃厚佛教藝術的影響。

????如圖所示天使的肩膀很明顯套著一件稱為“云肩”的披飾。云肩是蒙元時期流行的服裝披飾,《元史》載:“云肩,制如四垂云,青緣,黃羅五色,嵌金為之。”云肩最大的特點就是四合如意云紋的運用,因其象征著吉祥而廣受人們的歡迎。泉州景教天使服飾結合了當時的流行款式,可視作景教對世俗元素的吸收。世俗文化對景教的影響還有不少,如有的天使頭戴中國的烏紗帽,或蒙古民族流行的帽笠,或新疆的尖頂帽。

????泉州景教天使堪稱泉州多元文化的典型,融合了各種基督教元素與非基督教元素,既有來自景教徒早期歷史所繼承的希臘-拜占庭文化的痕跡,又有波斯-亞述的元素,也受中國的佛教文化與世俗文化所影響。泉州景教天使這樣的文化奇葩,與蒙元時期泉州的國際化分不開的,與泉州是海路與陸路傳播的交匯點密切聯系,也是宋元泉州開放與包容精神的集中體現。

????4.泉州中阿兩種文字的伊斯蘭教石刻

????在伊斯蘭教陳列館展廳內,有幾方既刻有阿拉伯文,又刻有漢字的墓碑最為引人注目。這塊花崗巖質地,頂部削平,上窄下寬,陰刻有6行阿拉伯文,在第5行與第6行之間,刻有“蕃客墓”三個漢字的墓碑,是于1965年在泉州東岳山西坡金厝圍東南角出土的。阿拉伯文的譯文內容是:“碑文:‘以前和以后,凡事歸真主主持。’伊本?奧貝德拉?□□?穆罕默德?本?哈桑的墳墓……”顯然,這塊墓碑的漢字寫得并不高明,單單這簡短的“番客墓”三個字,“客”字就多寫一點,“墓”字又多加了一豎,倒是阿拉伯文寫得十分流暢,或許這位給伊本?奧貝德拉的撰寫墓碑的人,也是來泉居住不久的僑民,初習了漢字,也略通點文墨,就模仿漢人墓碑,在阿拉伯間加上了這么三個字;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拙樸天真的筆意間,也折射出那個年代文化交流的一個生動切面.

????“番客墓”墓碑石

????1940年和1956年,在泉州津頭埔先后出土了兩方雙面都刻有文字的墓碑。通過解讀發現,1940年的這方墓碑是吳應斗為其父親奈納?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豎立的。碑文內容是:漢文:“先君生于戊辰十二月初九日,卒于癸卯二月初七日,享年三十六歲。安葬于此。時大德七年七月初一日,孤子吳應斗泣血謹志。”阿拉伯文譯文:“我們確是真主所有的,我們必定只歸依他。這是罪人奈納?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即眾所周知的……之墓。他祈望真主的憐憫和寬恕。卒于(伊斯蘭歷)704年6月星期六(公元1305年)白天。”從碑文的書寫與語法的運用上,很明顯,這位自稱吳應斗的漢文水平比撰寫“番客墓”的墓碑的人已高出許多,而且還為自己取了一個漢人的名字。作為“土生蕃客”,看得出已經開始融入到泉州當地的漢人生活中去了。

????奈納?穆罕默德墓碑石

????1956年出土的這方則是阿含抹為其父親艾哈瑪德所立的墓碑,同時提到艾哈瑪德家族母親是來自于刺桐城,也即泉州。雖然我們已無從知曉這位家族母親叫什么名字,但很重要的是阿含抹顯然為其身上流有刺桐城后代的血統而感到驕傲。這通墓碑的漢文原文是:“先君生于壬辰六月二十三日申時。享年三十歲。于元至治辛酉九月二十五日卒,遂葬于此。峕至治二年歲次壬戌七月日,男阿含抹謹志。”阿拉伯文譯文為:“人人都有嘗死的滋味。艾哈瑪德?本?和加?哈吉姆?艾勒德死于艾哈瑪德家族母親的城市——刺桐城。生于(伊斯蘭歷)692年(公元1292年12月-1293年12月)即龍年。享年三十歲”。

????艾哈瑪德墓碑石

????1965年,在泉州南校場出土了一方波斯夫婦合葬的墓碑。該碑雙面陰刻文字,正面上部刻兩豎行漢字“黃公墓、百氏墳”,下面刻三行阿拉伯文、波斯文的混合文字;背面分成六橫格,刻阿拉伯文。阿拉伯譯文(正面三行):“烏姆?百耶爾和伊本……于遷移紀念715年(公元1315年)”阿拉伯譯文(背面六行)“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人人都要嘗死的滋味。在復活日,你們才得享受你們的完全的報酬。誰得遠離火獄,而入樂園,誰已成功。今世的生活,只是虛幻的享受。”作為開始融入泉州社會的“蕃客”,他們為自己取了漢人的姓:黃跟百,這也是當時中阿文化相互認同與交融的典型案例。

????黃公墓百氏墳墓碑石

????在刻有漢字的墓碑中,我們還發現有兩方是有一定官職的,分別是潘總領墓碑石與永春縣達魯花赤墓碑石。這方刻有“潘總領”的墓碑頂部呈尖拱狀,雕刻邊框,框內陰刻四行阿拉伯文,碑下部扁寬,兩側陰刻漢文:“潘總領四月初一日身亡”。阿拉伯文譯文為:“除他的本體外,萬物都要毀滅。判決只由他作出,你們只被召歸于他。”關于總領的具體所指官職是什么樣我們已不得而知,不過應該是屬于當時泉州地方軍事司法機構的范疇內。

????潘總領墓碑石

????這方刻有漢字“奉訓大夫永春縣達魯……”的墓碑,是1939年在泉州仁風門外池塘中獲得的。該墓碑頂部呈尖拱狀,底部殘缺,雙面均雕刻有文字。在另一面刻波浪狀的圖案邊框,框內浮雕四行阿拉伯文,譯文是“除他的本體外,萬物都要毀滅。先知(愿他平安)說:‘死于異鄉者,即為壯烈之死。他脫離了虛幻之世進入樂園,到達至高無上真主的慈恩之下’。尊貴的長官,是一位獻身宗教者,艾密爾……亡于……”漢文中提到的“奉訓大夫”,即元朝的文散官名,從五品。所謂的“達魯花赤”為蒙古語,原意為“掌印者”,相當于是地方的監治或鎮守,又被稱為“監臨官”或者“宣差”。有元一代,中央下屬各地方的路、府、州、縣等均設有“達魯花赤”一職,作為地方最高行政長官。元世祖至元二年(1265)就曾下令:“以蒙古人充各路達魯花赤,漢人充總管,回回人充同知,永為定制。”從碑文中我們可以得知墓主即永春縣地方長官,其族屬若非蒙古人,至少也是色目人,而在元代,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即被歸入色目人,或許墓主是阿拉伯人也說不定。

????奉訓大夫永春縣達魯花赤墓碑石

????三、泉州的印度教建筑與中國傳統風格的融合分析

????泉州現存印度教石刻200多方,基本上全部為印度教石建筑構件,是中國重要的、僅存的印度教寺建筑遺跡,其雕刻的密度及糯受程度均冠絕他敦建筑之上。其雕刻風格呈現中國與印度相結合的特征,其建筑空間及其風格也是兼有中國、印度二者的特色的。現存的印度教石柱明顯比南印度來羅時期石柱修長,空間可能會更顯高暢、明亮,而省略了印度石柱的八邊形部分,形象更簡潔一些,柱身也更細長,接近中國傳統木柱的體型;柱上雕刻則較南印度石柱更為簡化。

????開元寺大殿后檐印度教石柱

????南印度印度教寺石柱

????天后宮印度教石柱

????開元寺石柱上摔跤手浮雕

????

????南印度教寺石柱摔跤手浮雕

????開元寺印度教石柱上克利希那偷走淋浴少女的衣服

????南印度Vilupaksha(維魯帕克薩)神廟的克利希那和牧女

????開元寺印度教石柱上的克利希那和阿周樹

????南印度Vitthala神廟的克利希那和阿周樹

????開元寺印度教石柱上的毗濕奴化身為人獅除去惡魔

????南印度毗濕奴神廟里的人獅

????開元寺印度教石柱上濕婆苦行像

????南印度hampi濕婆廟里的濕婆苦行像

????開元寺印度教石柱毗濕奴和他的座騎金翅鳥

????印度神廟里的金翅鳥

????開元寺印度教石柱克利希那吹著長笛

????南印度教Varadaja神廟里吹長笛的克利希那

????開元寺印度教石柱毗濕奴與配偶

????南印度教朱羅時期的毗濕奴與配偶青銅雕像

????基礎部分,按照開元寺大殿卡馬德魯柬腰石刻分析,是已經中國化了的須彌座形式,只是在細部上表現了較多印度風格,如仰覆蓮的雕刻有較大翻卷、束腰刻卡馬德骨等。墻體部分,在南印度的神廟、尤其是其中的門塔上,裝飾是極其華麗的。而泉州的扶壁柱之間墻體僅為素平石板,與印度教建筑的常見風格反差很大。

????泉州另有多方龕形石刻出土,各龕形石刻尺寸基本較接近,高度在50厘米左右.而扶壁柱及墻體石刻尺寸也較統一,高度在25厘米左右,邊緣并無較大破損痕跡,應該就是原狀,說明當時是按照統一規格分塊雕琢的。按這些情況分析,龕形石刻及扶壁柱均為墻體石構件,即泉州當地工匠將雕像,扶壁柱均刻在尺寸較統一的石板上,而后用這些石板砌筑墻體,以模仿南印度神廟的外墻石柱及雕像裝飾風格。這種裝飾手法與砌筑技術在泉州開元寺雙石塔、六勝塔上均可見到,是泉州區域較為成熟、較為常見的—種方法。

????泉州印度石刻中的龕狀石

????南印度印度教寺里的龕狀造型

????檐部構件在泉州也存有一些.在南印度神廟中凡須彌座上枋、墻體龕像上部、每層檐處均設檀部,上有迦樓羅或怪獸的雕像,口吐水線,下部為一龕,龕內多有雕刻;與此相比較,泉州的檐部構件顯然更簡化一些,僅有迦樓羅頭部及上半身雕像。就整體雕刻風格分析,泉州印度教建筑石刻中充斥著被具像化的迦樓羅、簡化的在紋裝飾、被中國化的人物形象、常會變形的故事雕刻等,既是對純正印度風格的不自覺的背離,也是向中國風格的無意識的靠近。如毗濕奴造像.其臉形顯然不同于印度短而豐滿的造型,而是偏瘦長、清癯的中國式風格。各雕像身體的表達則常常拋棄印度充滿肉感的風格;這種“被閹割”的印度教雕刻,體現了印度教風格與中國工匠傳統雕刻習慣或審美習慣融合。

????泉州的毗濕奴雕刻印度的毗濕奴雕刻

????泉州與印度的毗濕奴雕刻對比(中間為泉州的)

????泉州的印度教石記

????印度的印度教雕刻

????開元寺及洛陽橋的窣堵波式塔

????據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著《古建園林技術》1993年第04期:洛陽橋窣堵波式塔建造年代應與橋同,閩南南宋后盛行窣堵波式塔,此為先型,可明顯看出從樓閣塔演變的痕跡,頂蓋下面二道線腳,是額枋疊澀的退化,塔身為圓簡狀上下斜抹,是多面體向球體的轉變·仰復蓮花圓渾碩大,基座無圭腳。開元寺窣堵波式塔,時嘉定辛末(1211年)正月吉日謹題,窣堵波式塔自身銘文紀年,此為孤例,該塔高3.90米,雕鑿精細,比例勻稱,造型優美,塔身卵形,佛像大耳垂肩,面貌衣冠為宋式,其下形復盆,與同時閩南柱礎相似.再為須彌座二層、圭腳、臺基,有印度石作韻味。是印度密教東漸的產物,泉州宋代躍為東方大港,海舶直通東南亞、印度,經濟繁榮,宗教寬容,外國人定居漸多·這就是泉州石建筑勃興的歷史背景。

????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中心閆愛斌著《密教傳播與宋元泉州石造多寶塔》(發表在《中國文物科學研究》2012年第三期):泉州歷來受海外文化影響,13世紀伊斯蘭世界對印度的入侵,使得大量密教僧人外逃,與這一時期中印海上交通頻繁相對應。泉州傳統建筑遺跡中大量受到密教的影響,除在造像、梵文種子圖及開元寺大殿有所體現外,更多體現在寶篋印經塔、多寶塔、石經幢等中,與泉州海外交通發展漸趨繁榮具有同步性。

????四、泉州的伊斯蘭教建筑與中國傳統風格的融合分析

????此次申報遺產中的清凈寺中國現存最古老的伊斯蘭教寺院遺址之一,寺院建筑風格具有典型的中世紀西亞伊斯蘭教寺院特征,同時融會了中國傳統建筑元素,見證了10至14世紀泉州海洋貿易繁榮背景下,中國與阿拉伯地區間密切的經濟與文化交流。在寺門及門殿中集中體現了波斯、西亞風格與泉州地方傳統的結合,具有西亞特征的肋架,其技術則是泉州較常見的疊澀穹頂方法,而頂上以蓮花圖案雕刻的圓形石塊收頂,與唐末王潮墓的疊澀穹項有著技術傳承性。門廊下層半穹隆表面雕刻如蜂窩狀的拱龕裝飾,是對當時風行于波斯至敘利亞一帶的姆卡那斯式穹隅的模仿,但其技術顯然不是姆卡那斯式穹隅的做法,而是由自下而上逐漸變短的六層條石砌成,每層分五面,每面為一塊以拱龕雕刻做裝飾的條石,分別雕刻而后砌成一個整體,每層雕刻拱龕數目隨層數遞減;而姆卡那斯穹隅所具有的方圓轉換的抹角功能,在這里顯然是做不到的,只能仍以較傳統的抹角石完成這一轉換,阿以旺的西亞風格肋架下方抹角石也是如此;這里體現的是利用地方傳統技術而進行的對異域風格的盡力模仿。

????寺門

????寺門拱頂

????寺門西亞特征的肋架拱頂

????姆卡納斯變體裝飾

????唐末王潮墓疊澀上方蓮花收頂

????其墻體砌法更是完全延續了泉州傳統的密縫疊砌石技術,以五至七層(奉天壇墻體則為一層)縱石與一層橫石相互疊壓、通長砌筑,與泉州石橋、石塔等的砌筑技術一脈相承,但表現出更強的裝飾意味;其富于特色的四心圓式券門內,于券腳處的門檻柱之上,以蟬肚綽幕承上方的盲券內雕刻門楣石,其蟬肚綽幕形式與石湖六勝塔等元代“中國式”建筑中的做法無甚差別。穹頂門殿內部為磚構穹頂,上抹灰泥裝飾,其斷面也是四心圓式,甚尖聳,與泉州傳統的較扁平、矢跨比較小、石材用料較大的疊澀穹頂不同,而較接近西亞的磚疊澀技術及風格。總體而言,由寺門石技術的分析可知,這一建筑基本全部是由泉州地方石匠所完成的,題記中提到的建寺門者魯克伯哈只有著長期的波斯區域生活經驗,但對建筑而言并不在行,尤其是石建筑技術方面。在這種情況下,修建寺門時在充分發揮泉州傳統石建筑技術優勢的同時,也盡其所能對波斯、西亞一帶盛行的伊斯蘭教寺風格進行了模仿;這一模仿自然是較表面的模式追隨,至于技術的傳播,若不依靠工匠,僅僅一些商人的轉述是很難實現的。這印證了在以商業貿易為目的、以商人來往為主體的海上絲綢之路交流中,觀念、形式優先于技術得到了傳播。

????奉天壇

????五、草庵摩尼光佛造像體現的多元文化融合

????1、造像雕于圓龕內,圓龕意在象征日形、月形,與摩尼教崇拜日月的義理吻合。

????2、造像十八道背光,意在象征光佛像所謂‘十八圓凈’,其第一凈‘色相圓凈’:‘光明遍照無明世界’,可與摩尼二宗論附會,并與‘清凈光明’的偈語對應。

????3、摩尼光佛身后暈輪毫光在中亞與光明有關的諸佛中可以找到這一特征。

????4、造像形象與敦煌出土的唐代寫本摩尼教重要經典《摩尼光佛教法儀略》中所描述的“摩尼光佛,頂圓十二光王勝相,……妙形特絕,人天無比;串以素帔,仿四凈法身;其居白座,像五金剛地”基本形似,有暗合之妙。

????5、造像“道貌佛身”,采用佛教的結跏趺坐,采用道士披肩散發和身著寬袖對衽道袍的風貌,十八道背光,也可理解象征佛教的“十八圓凈”,把摩尼的形象佛化、道化,與佛道融為一體。

????因此,草庵摩尼光佛造像成為摩尼教、佛教、道教等多元文化一佛共存的奇觀,表現傳入中國的摩尼教“三圣同一”的思想。

????草庵摩尼光佛造像

????摩尼畫像(高昌遺址壁畫)

香港二肖中特网 澳门澳博博彩公司官网 电子游戏平台网址大全 时时彩总和大小怎么分 老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三公扑克牌手机游戏 赛车pk10官网 188宝金博下载 三公游戏下载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滚分析雪球 pk10冷热号分析软件手机版